云露天青

[无差]桃花运和注孤生(三)

三、生命在于运动


梅长苏有一本日记,曾几何时,他最鄙视写日记这种“娘们兮兮”的无聊行为,惹得萧景琰气了很久。

“记日记怎么啦!”萧景琰脸红脖子粗,“我就喜欢记日记!”

“你那是记账本吧?”林殊海淘了一本理财手账,“送你,不客气!”

萧景琰不高兴,鼓着腮帮子手下,气呼呼地记下:林殊欠款一百元。

“我啥时候欠你钱啦?”林殊表示不解,“我送你礼物了诶~”

说你欠你就欠了!萧景琰哼哼。但林殊其实没欠他钱,倒是他借了好朋友两个一元硬币买汽水,直到林殊出国也没还。

现在,我也开始记日记了。梅长苏咬着圆珠笔,一个字一个字写:这种康复疗法……真的不是医生无聊想要窥探病人隐私才想出来的吗?

我感到很疲惫,痛苦,但不得不活下去。下午,景琰扛了一桶纯净水回来,我很羡慕。以前的我也可以做到,运动会,我是一万米记录保持者。但生病之后,我什么都做不了,只能坐在电脑前打打字,等太阳落山了去散步,有时喂喂鸽子。……我被囚禁在一个孱弱的躯壳中,累死了。如果可以做回原来的林殊,那就好了。

……

“吃过饭后去公园吧!”萧景琰套了个白背心,黑短裤,抱着半个西瓜,“今天你还没活动呢。”

“好。”梅长苏放下笔,将日记本放进带锁的抽屉,“吃什么?”

“我想想啊,”萧景琰嘴角粘着一颗饱满的黑色西瓜子,“哦,出去吃怎么样,街那边新开了一家小饭店,听说红烧肉很不错。”

红烧肉梅长苏只吃了半块,剩下的一半,被萧景琰光速消灭了。“吃海带吃海带,”萧景琰往他碗里拨菜,“哦,还有这些花生米,医生说,你每天得吃点坚果补充维生素……”

梅长苏“嗯”了声,萧景琰又说,“今天不散步了。我发现了一种好玩的健身方法……一起试试呗。”

……

……

“就,就这个?”梅长苏难以置信,“跳广场舞?”

“对啊,挺好的。”萧景琰把梅长苏拉进队伍,“这个也不算广场舞啦!健身操好吗?还是言豫津安利我的。来来,跟着走。”他模仿着领队的动作张开手臂,第一节,伸展运动……

梅长苏哭笑不得,但萧景琰非常认真,一点也不像开玩笑。总比跳小苹果强,梅长苏闭了闭眼,跟着好朋友,慢慢地伸开胳膊。

……

“我靠,跳一次要两个小时啊,累死我了。”萧景琰脱掉T恤,“你怎么样?撑得住么?”

梅长苏缩在电脑椅中,“……还行……”

“那我们每天坚持去跳吧!我交了会费,一月五元!”

你钱都交了,我能说不去么?梅长苏抖抖眼皮,莫名地,心情却好了起来。

嗯,运动有益健康,这次蔺晨真的没有骗我。



[靖苏无差]桃花运和注孤生(二)

二、一个蚊子嗡嗡嗡,两个蚊子砰砰砰

 

万事开头难,比如写小说,梅长苏长眉微蹙,“我卡了。”

萧景琰翘着脚,看那本封面花花绿绿的轻小说,“卡了……”他打了个小龙虾味儿的饱嗝,“那就……明天……再写……”

“娱乐圈文果然很难下手。”梅长苏自言自语,“可是,这是最近最红的题材了。”

“啊,你就写,打个比方哈,‘林殊是个富二代,从小有一个梦想,制霸全世界娱乐圈。’”

“太中二了吧,我写的是爱情小说。”

“不是基情么……”萧景琰放下脚丫子,撑着地板坐起,“我妹告诉我,现在的小女孩儿都喜欢看什么BL!不爱看女生爱男生男生追女生了!她们喜欢看男生追男生,最好死去活来那种。”

梅长苏笑笑,刚要开口,萧景琰扔下书,啪一巴掌打上他的小腿,“卧槽,蚊子!”

“啊,已经咬了两个包了。”梅长苏卷起裤腿示意,“可能血型的关系吧?蚊子特喜欢咬我。”

“不行不行,你身体弱,一看就贫血,不能被蚊子咬。我去,家里还没买蚊香。啊,有办法了!”萧景琰麻利地脱掉T恤,再挽起裤子,梅长苏一愣,“你热?要裸奔?”

“呸呸呸,谁要裸奔啦!”萧景琰重新躺下翘起脚,“我这样……蚊子……就……来……咬我了……哎这小说不好看啊,你还有别的吗?我想看漫画。”

 

 

刚回国时,梅长苏心情糟透了。

父母双双去世,自己生了重病,仿佛被世界判了死刑。再没什么未来可言,提不起精神,一睁眼,满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转来转去。

想死。

见到萧景琰那天下着大雨,台风过境,他一早就坐在咖啡店,一只猫爬上膝头,睡得四脚朝天。

约定见面的时间过去一个半钟头,萧景琰肯定不会来了。梅长苏摸着猫的肚皮,羡慕地想,不知下辈子如何投胎才能做一只猫,无忧无虑,坐吃等死。

但忽然闯进一个湿漉漉的水人,头发糊了一脸的萧景琰抹一把雨水,惊讶地瞪大了圆溜溜的眼睛。

“诶!你是小殊吗?”

很久没有人喊这个名字了,梅长苏眼眶一热,轻轻地“嗯”了一声。

“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雨太大了地铁都是水打车也打不到。我找了朋友开车过来的,立交桥下都是积水绕了个远路。”萧景琰噼里啪啦地道歉,“我请你吃饭吧!台风很快就会过去的。你喜欢吃火锅吗?小龙虾呢?或者……哦,我妈说你刚回国,你想不想吃金陵家常菜?别的也挺好!我记得你小时候蛮能吃辣的。川菜怎么样?你吃不吃鸭脖子?对了,我……”

萧景琰说得对,台风很快就会过去。他们去吃了火锅,清汤锅底,萧景琰吃得满头大汗。

“你吃啊。”他热情地捞了各种丸子放进梅长苏的碗里,“你以前很喜欢吃的。”

我已经不是以前的我啦。梅长苏说。

“是吗,你是变了。毕竟咱们好多年没见了。不过,”萧景琰咧嘴一笑,“我们还是好朋友啊!这种天气陪我出来吃火锅,绝对生死之交。”

 

 

“为什么蚊子不咬我?”萧景琰挠挠梅长苏的胳膊,白皙的皮肤上鼓起四五个红肿的疙瘩,“痒不痒?”

梅长苏点点头,“很痒,用力掐。”

“哦,好的。”萧景琰小心翼翼地用指甲在疙瘩上掐出一个十字,“我妈说,挤出里面的水,就不痒了。”

“是吗?你挤挤看。”

果然挤出一点透明的液体,但疙瘩似乎肿得更大了。“明天咱们去超市买花露水、驱蚊液和蚊香吧。”萧景琰一个接一个挤着,“晚上去,白天太热了你受不了。”

“嗯……也行。”梅长苏微笑,“我突然想起,咱们第一次见面……”

“在咖啡店那次?好像就这时候?超级热,刮台风。”

“对。我就是觉得……特别像相亲啊哈哈哈哈……”

“最近我不去相亲了。”萧景琰嘟囔,“我就在家里孵空调。你写小说,我看小说。”

“蛮好的呀。”

“反正,我没有桃花运。还是不做无用功了吧,注孤生就注孤生呗。”

梅长苏捏捏萧景琰挺翘的鼻头,“怕什么,不是还有我陪你嘛。”

 

 

 


[清水无差]桃花运和注孤生(一)

一堆无脑傻白甜小段子。


一、空调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发明

 

“……我觉得,三十七度的话,相亲的成功几率应该不大。”萧景琰收到高温预警短信一条,哀叹一声趴回床上。靠在床头看小说的梅长苏“哦”了声,“景琰很期待明天的相亲吗?”

“我妈介绍的。”萧景琰摊开肚皮,用脚使劲儿去勾堆在床角的毛巾被,“据说很温柔。”

“你不是喜欢活泼的妹子吗?”

“谁说的,你才喜欢活泼的!”

梅长苏翻一页小说,哗啦啦响,“口味是会变的嘛,但仔细想想,我的理想型从小到大都是同一款。”

“知道啦,不就是霓凰那种么。”萧景琰爬起来,终于抓到毛巾被盖上肚皮,“那个,你有没有发现,你讲话的口吻特别——”

“啊啦,人家在看轻小说哟。”梅长苏眯起眼睛,故意捏着腔调,“呐,景琰……”

“我投降了,大作家饶命。”萧景琰侧过身体,梅长苏的睡裤上印满了猫咪,“明天三十七度啊!”

“我陪你去?”梅长苏善解人意道。

“算啦,你身体弱,在家孵空调吧。”萧景琰得到了满意的答案,喜滋滋地打开手机,开始保卫萝卜3。

 

太阳当空照。

“哎,果然失败了。”萧景琰湿漉漉地冲进客厅,“相亲姑娘刚刚发短信来,说我们性格不合适。”

“你不会是没请妹子吃饭吧?”梅长苏打着哈欠,慢悠悠地晃出卧室。

“请了,她不吃,要减肥,还……牙疼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热死我了。”萧景琰一屁股坐下,接过梅长苏手中的冰可乐,一拧盖子,直接喷了一身,“靠!”

“相亲这种事同喝可乐一样,不能着急。”梅长苏又递过一条毛巾,“算了,你还擦什么,直接去洗澡吧。”

“你说得对。”萧景琰脱掉被汗水和可乐浸透的T恤,冲进了浴室。

 

 

清爽的薄荷沐浴露,蓝窗帘,木地板,好朋友的大腿,可乐,榛子酥,田螺和小龙虾,“阿苏阿苏,你的新小说……”

“我打算写一个娱乐圈的故事。”梅长苏说着,一只手顺了顺萧景琰半干的头毛,“不过没想好写什么。”

“写……娱乐圈啊!我想想,写一个隐姓埋名的富二代跑龙套的故事吧!”

“唔,富二代为什么要跑龙套呢?”

“嗯……这样,富二代想当导演,可是没考上导演系。然后就去跑龙套了,从、从送盒饭做起怎么样?我猜剧务就是送盒饭的。女主角是个漂亮的新人姑娘,富二代偷偷给她的盒饭里多放一块肉。然后……导演跑了,因为资金不够,借了钱还不上。富二代还了钱,就……当上导演,最后和女主角谈恋爱,结婚,over!”萧景琰闭上眼睛,叽里咕噜、颠三倒四地讲完了心中的娱乐圈风云,“我挺喜欢的。”

“是蛮有意思的。”梅长苏揉揉萧景琰的下巴,“景琰下次可以给相亲对象讲故事听。”

“算了吧。”萧景琰困极了,“我可不要再出门了,外面好热……”

“那你陪我写小说?”

“好啊……哎,你的腿放平一点,我睡一会儿。”

“我腿麻了。”

“是吗,那我还是去床上睡吧。”

梅长苏按住萧景琰,“没关系,你睡你的。”

萧景琰躺下了,地板被阳光烘烤得热乎乎,睡着真舒服。“阿苏……”

“怎么了?”

“那个,你的小说,取名字了吗?”

“还没呢。景琰有建议吗?”

“那就……”萧景琰恍恍惚惚地打个哈欠,“真爽——那就叫,嗯,《空调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发明》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