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露天青

[靖苏][生子]元祐年间遗事(完)

元祐七年春。

北燕一战而负,五万铁骑精锐折损过半,上表议和,割三州土地。

大渝大败,折兵六万余,派使赴梁。梁渝议和,大渝向梁国称臣,割两州土地。

王师凯旋,战火终熄。

 

春花烂漫时节,梁帝驾崩,举国悲恸。

太子萧景琰守孝一月,期满,由承乾殿登基,年号太晟。奉生母静贵妃为皇太后,立太子妃林氏为后。

 

 

太晟二年,仲秋。

五更,天尚未亮。

萧景琰缓缓睁开双目,冷汗浸透鬓发。

他做了一个梦。梦中的他站在高楼上,江山万里,如描如画,尽收眼底,然而,却只有他自己孤独地欣赏。

“……景琰。”怀中毛茸茸地动了一动,萧景琰登时回过神,“我在。”

梅长苏睡眼惺忪,“嗯”了声,缩进被中,手还握着他的衣角不放。萧景琰早已习惯,轻手轻脚地脱去内衫,溜下龙榻。小太监慌忙为他披上大氅,“陛下,当心——”

“嘘——”萧景琰瞪他一眼,小太监一缩头,连连躬身。

梅长苏睡得无知无觉,死死抓着萧景琰的那件内衫,好像什么不得了的宝物一眼。

 

“醒了?”萧景琰换了朝服冠冕,缓步而入。梅长苏拥着被子,目光朦胧,“时辰到了?”

“你睡你的。”萧景琰俯身,亲了亲梅长苏温暖的嘴唇,“下了朝,我就——”

梅长苏立刻竖起眼睛,“嗯?”

“朕,朕就回来瞧你。”两年了,萧景琰还是无法习惯这个自称。

“我去……御书房等你……”梅长苏说着,揉了揉眼角,萧景琰按住他的肩膀,笑道,“你睡罢。起得来,就去,起不来,朕回来一并讲与你听。”

“哪里那么娇弱了,”梅长苏倒也听话躺下,“才两个多月。”

“两个多月最是要保养的,你没听云大夫怎么讲的?”萧景琰道,“不许跑来跑去,庭生和麟儿听说要有弟弟妹妹,高兴的不得了呢。母妃天天去佛堂念佛。那些听都没听说过的药品,蔺晨一次次派飞流带过来。还有你江左盟那群属下,哪个不是提心吊胆的?你一个人支使得大家团团转——快老实待着,听话。”

梅长苏一笑,忽然伸手道,“过来,低头。”

萧景琰依言俯首,梅长苏为他正一正帝冕,然后轻声道,“好了。”

“昨日大渝使臣来朝,撒泼打滚,非要见一见江左梅郎。”萧景琰腰背挺得笔直,“朕的人,哪能让他们见。”

“见一见也不妨事。”梅长苏闭眼微笑,“反正上次……”

“不许提了,”萧景琰道,他又一次忘记了帝王那尊贵的自称,“我不会允许你再离开我,绝不。”

朝阳普照,雾气渐消,又是一日好天气。

 

元祐年间的遗事已随着时光静静逝去。

而太晟新朝,才刚刚开始。

 

全文完


……强行HE了,耶。

多说几句。

《琅琊榜》之前,我大概有五六年没看过国产电视剧了。被基友安利后起初并没在意,后来发现身边所有人都在疯狂地追剧,快递小哥手机里都存着琅琊榜的剧集,感到无比惊讶。然后就看了一集,然后就疯了,花了三四天功夫一口气看完,最后被结局深深地伤害了。

虐没关系,但我生平最怕的就是BE。即便两人天各一方,活着也好嘛。作为一个必须HE党,我决定写个原著背景的文来治愈一下自己。

在写这篇文之前,应该有三四年的时间,我几乎没写过古风。一开始写的时候也觉得很别扭。好在没坑,写完了。不管有没有逻辑,总之HE啦。

景琰是个有赤子之心的人,水牛嘛,宁折不弯。我相信就算当了皇帝,他也不会变。有酥胸在身旁辅助,他一定会做一个廉政亲民的好皇帝。酥胸呢,一开始出于各种考虑(为了景琰好)瞒着身份,不过无论林殊也好,梅长苏也好,他都是全身心爱着景琰的。靖苏两个人一旦确定了心意,除非死亡,我觉得不会有什么能阻隔他们。

出本的话,有些地方需要修改。因为没大纲,某些段落当时写不觉得,后来读一读,确实太啰嗦,拉长了剧情。还有大量的错别字要挑出来。本子里还会包括几个番外,具体写啥还没想好,反正就是靖苏二人的故事,还有麟儿和他兄弟姐妹的故事吧。

谢谢大家一路的陪伴,开坑之初完全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看文。你们的留言我都有看,但我不太会回复,不知说啥。但我的谢意是发自内心的,谢谢你们!

就酱~


评论(373)

热度(3671)